service phone

Design Works 1

service phone

“信徒”普瑞眼科,能成为下一个爱尔眼科吗?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2-02-25

  html模版“信徒”普瑞眼科,能成为下一个爱尔眼科吗?

三年零研发,半数子公司亏损,广告宣传费用却超同行两倍。想走“前辈“爱尔眼科老路,普瑞眼科扩张之痛远不止如此……

12月3日,成都普瑞眼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普瑞眼科”)在深交所创业板更新并提交招股书。

与“前辈”爱尔眼科同样,普瑞眼科采用“直营连锁”的经营模式,通过下属各连锁医院为眼病患者提供眼科医疗服务。不同的是,这位“后辈”似乎更热衷于在在北京、上海、沈阳、天津等一二线城市扩张版图。

据招股书显示,目前普瑞眼科目前共拥有19家专业眼科医院、3家眼科门诊部。在开疆扩土的同时,公司的广告宣传推广费用也是逐年攀升,占比接近同行业企业两倍。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普瑞眼科业务的不断壮大,普瑞眼科及其子公司频遭投诉和处罚,招股书内显示行政处罚达49个。不禁疑惑,普瑞是否具有能力去支撑其继续“野蛮”扩张?

重广告 零研发的“营销咖”

公开资料显示,普瑞眼科创立于2006年,是一家集门诊、临床、医疗和医疗技术开发为一体的专业连锁眼科医疗机构,主营业务为向眼科疾病患者提供眼科医疗服务,产品或服务主要包括屈光项目、白内障项目、医学视光项目和综合眼病项目。

过去十多年,受我国青少年人口近视人数和老年人口白内障人数的增加,普瑞眼科业绩一路增长。

据此前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0年,普瑞眼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6亿元、11.93亿元、13.62亿元,而从近视屈光项目获得的收入占比均在33%以上,从白内障项目中获得的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为34%以上。2017年,普瑞眼科近视屈光项目创造收入超3亿,19年更是高达9亿,致使收入占比接近46%。

纵观毛利率,过去三年分别达42.21%、42.69%与43.28%,而行业内惯有“金眼科,银牙科”之说,可见其盈利之高。可即便如此,普瑞眼科的净利率却为行业垫底。

报告期内显示,普瑞眼科过去三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32.53万元、4905.48万元,净利率分别为3.08%、4.11%和8.00%。而同比同行业内其他眼科企业,这一数据实在搬不上台面。

图片来源:天眼查

环球老虎财经注意到,同期内,爱尔眼科净利率达13.31%、14.33%、15.76%,华厦眼科为6.41%、7.43%、12.78%,何氏眼科为9.15%、10.81%和11.95%。

对此,普瑞眼科在招股书内作出解释:由于新医院的营收增长需要一定时间的爬坡,因此其净利率一般较低,拉低了集团总体净利率水平。

据悉,普瑞眼科近年新开设了贵州、西安、兰州眼视光、沈阳等新医院,该等医院在建立初期收入规模较小,无法覆盖其人员、折旧摊销等成本,拉低了公司整体毛利率。

而除此之外,逐年攀升的广告宣传费也成为拉低净利率的一大重要原因。招股书内显示,2018年至2020年,普瑞眼科销售费用分别为2.22亿元、2.55亿元、2.53亿元,其中,广告宣传推广费分别为1.08亿元、1.34亿元、1.39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重分别为48.87%、52.64%、54.96%,呈持续上升趋势。

这一数据不禁让人怀疑,驱动公司业务的究竟是广告营销还是医疗服务品质?相比较而言,爱尔眼科用于广告宣传的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不到5%。

需要注意的是,报告期内,普瑞眼科三年均无研发费用支出,对于这一情况的具体原因,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未做出说明。

而同期内准备上市的眼科医院研发费用或多或少都有一定支出。华厦眼科2018-2020年研发费用分别为1422.73万元、1915.65万元、1979.46万元,何氏眼科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216万元、161.04万元、160.36万元。

反观作为眼科医院龙头,爱尔眼科近年来研发费用一直位居榜首。据爱尔眼科此前披露的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投入研发费用高达1.6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1.38%,而研发人数更是在2020年高达291人。

频遭处罚 扩张却乐此不疲

从运营模式看,分散的布局,大手笔的扩张,彼时的普瑞更像是早期的爱尔眼科。自成立以来,普瑞眼科通过在直辖市、省会城市等重点城市进行医院布局,进而辐射周边。而早先的爱尔眼科同样起源于湖南长沙,后快速拓展了成都、武汉、上海市场,从布局思路上来说,这一点与多数眼科医院截然不同。

同样在上市前夕已在全国布局19家眼科医院,普瑞眼科的棋子更多落在直辖市及省会。招股书内显示,普瑞在省会及直辖市布局的眼科医院达17家,而爱尔医院则为12家。

过于扁平化的布局,给普瑞带来的是子公司接连的亏损。热衷大城市布局的普瑞眼科,现阶段既缺少一线品牌的品牌影响力,又未能深入基层,探索三四线城市消费需求。

从招股书得知,目前普瑞眼科旗下子公司旗下37家子公司中,除去未开展业务的4家,33家子公司中还有一半处在亏损。其中北京华德、上海普瑞、西安普瑞、天津普瑞、长春普瑞、福州普瑞等连年亏损的子公司均处一二线城市。同时,因经营不及预期,北京华德、天津普瑞和山东亮德,在内的子公司不得不计提将近5000万元的商誉减值。

布局中心城市虽人流量高,消费水平高,但同样带来租金高,人员成本高等一系列问题。对此,普瑞眼科也在问询函中回复其亏损原因同样受固定运营成本和竞争激烈所致。

盲目扩张的诟病还不止于此,值得一提的是,明升体育m88进不去,普瑞医疗因经营规范等一系列问题频遭行政处罚。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普瑞眼科因医疗责任纠纷产生的支出金额分别为158.49万元、188.19万元、37.3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0.16%、0.16%、0.03%。行政处罚高达49个,其中医疗机构职业规范类27个,医疗广告类14个。

此前,北京华德眼科医院设备不符合卫生要求,销售超过有效期限药品等原因被处以罚款;上海普瑞眼科医院也曾因多次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多次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擅自执业行为,未保持紫外线灯管表面清洁的原因被处以罚款。

对于各类违法违规情况,普瑞眼科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未来,公司仍不能完全排除发生医疗事故和医疗责任纠纷的风险,一旦发生上述风险,医疗赔付将对公司产生实际的直接经济损失,同时也会影响公司品牌和声誉,对公司的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然而,尽管频遭行政处罚,同时也有医疗事故的“黑历史”,普瑞仍在扩张之路上乐此不疲。招股书内显示,本次计划募资2.86亿元,其中,7420万元用于长春普瑞眼科医院新建项目,3041万元用于哈尔滨普瑞眼科医院改建项目,1.02亿元用于信息化管理建设项目,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盲目扩张,频繁违规,医疗服务品质得不到保证,这样的情况下或许也不难理解普瑞为何大手笔砸钱买广告了。

与爱尔关系密切 “旧人”创业助力

除布局思路与爱尔眼科类似,环球老虎财经注意到,普瑞眼科的股东明细中不乏有爱尔眼科的“旧人”助力。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徐旭阳直接持有公司9%的股份,通过普瑞投资、锦官青城、扶绥正心、扶绥正德和福瑞共创合计间接控制公司 65.77 %的股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图片来源:天眼查

持股5%以上的股东分别有普瑞投资、徐旭阳、扶绥正心以及红杉铭德,其中红杉铭德持股为5.35%,国寿成达持股为4.54%,王飞雪持股为3.6%,叶朝红持股为2.79%。

创始人徐旭阳早年作为高级销售工程师任职于两家知名美国医疗公司,临床医生出身的徐旭阳在此后回国创立普瑞眼科。而股东明细中值得注意的是,持股2.79%的叶朝红早年前曾就职于爱尔眼科,担任投资部经理,直至供职6年后于2004年加入刚成立的普瑞眼科。

或许正因如此,普瑞的成长路径极为相似。“销售大咖”与爱尔“旧人“的完美结合并未得到延续。此前叶朝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并不想过快扩张公司版图,而更倾向于夯实根基,而后来普瑞的发展显然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在叶朝红任职期间,公司新建及收购医院数量为11家,然而随着叶朝红离开管理层的一年半时间里,普瑞迅速扩张,年内扩张数量高达八家。

图片来源:天眼查

叶朝红在普瑞眼科的历史上功不可没,但却选择在普瑞眼科IPO申报前夕辞职,不得不引人猜疑是否与普瑞的商业布局有关。2019年4月22日,叶朝红与王飞雪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叶朝红将所持普瑞眼科104.00万股以2,444.00万元转让给王飞雪,转让价格为23.5元/股,但是招股书中并未对于王飞雪的履历作出相关披露。

此外,环球老虎财经从普瑞眼科的历史投资中发现,作为爱尔眼科的忠实“追随者”,在2016年向德阳爱尔眼科医院出资150万成德阳爱尔持股15%的股东,直至上市前2020年6月30日撤退股份。

图片来源:天眼查

值得一提的是,除叶朝红的离职外,报告期内还有1名董事、2名监事和1名董秘离职。招股书显示,2018年3月13日,范志燕因工作调整,辞去董事会秘书。2018年12月28日,胡全芳、任丽君因个人原因辞去监事职务。

对于普瑞眼科来说,当前的团队需要磨合,同时受医疗纠纷及行政处罚影响,普瑞眼科在主要城市还未能够树立一定的品牌形象,新医院的扩张若持续经营不善未来也将面临业绩下滑及商誉减值等问题,目前来看,想要追赶前辈爱尔的脚步,普瑞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 | 曹婧晨

相关的主题文章:
地址:     座机:    手机: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    ICP备案编号: